世界新闻网
| 注册 退出
你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健康 > 健康新闻联播
投稿

陶斯亮:大疫当前,请嘴下留情

2022-12-27 08:54:10 来源: 世界新闻网 责任编辑:张春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中国在病毒进入奥密克戎株时放开是极其明智的,这个功劳既不是“清零派”也不是“放开派”的,而是党中央根据疫情出现的新变化,顺应民意、权衡利弊、评估风险后适时做出的正确决断。当然也付出了代价,那就是几乎人人都会染病。对此我感同身受。举目望去,几乎一夜间亲朋好友就呼啦啦的全阳了,北京成了“羊城”,上海广州等城市也都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网上和微信朋友圈里几乎全是议论如何抗病保命的话题。孙春兰副总理12月13日视察北京疫情时,强调要“加强统筹、转变观念,把工作重心从防控感染转到医疗救治上来。”此时此刻,中国最需要的就是医生,特别是像钟南山、李兰娟、张文宏这样的临床医生。在这个节骨眼上攻击医生,让国人无所适从,致使抗疫抗病陷入混乱甚至误入歧途,那才是误国误民!我同胞之大不幸!

最近,某位在我心目中学术水平最高,也最具风骨和科学精神的学术大咖,张口就说“张文宏造谣误导大众”,“对上不能逞能,对下不能逞强”,“神州大地,浮现一批伪君子,把一位心理按摩师捧成神仙……”刻薄了!不过张文宏真能被老百姓视为心理按摩师,那得是多大的造化呀!唉,本来是两位学者的学术之争,竟要用到人身攻击,让我非常失望!我很难过,想不通,因为说这话的人是我如此崇拜过的人。

大咖所谓的造谣,指的是张文宏的一个观点——我们即将走出这次疫情已成定局,这个趋势不会再逆转。大咖怼张文宏所言纯属谣言,“今天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断定疫情走向。”

张文宏是感染科医生,特别这三年来与病毒终日相伴,对病毒从实践层面的了解使他拥有发言权。“清零”政策一旦放开,是不可逆的,直到病毒与人群达成一种平衡。张文宏说“趋势不会逆转”,只是表述了一个尽人皆知的流行病学规律。我相信奥密克戎会有更新的突变类型,但绝不会逆转成阿尔法或德尔塔。人与病毒共存是事实,人类在与病毒作斗争的过程中终将建立免疫屏障是定局。

据上海报道,今年三月到五月上海奥密克戎爆发期间,方舱收治了当时所有感染者中的95%。张文宏团队对于方舱中收治的63451位确诊患者中的33816人进行大数据分析,仅在高危组中有22人转为重型,总体的重症率0.065%。下半年,他们的团队又发表了两篇论文,对定点医院的高危人群进行了进一步的分析,明确了上海这波奥密克戎的整体危害性。这就是张文宏判断疫情走势的依据所在,“造谣”一词从何说起?难道他非得要说些耸人听闻的话吓唬老百姓才好吗?只要不是巫婆神棍,依据专业知识和临床经验所作出的预测,应属科学范畴之内。试想,哪个病人不想让医生为自己的病做出明确预判?难不成会认为把“搞不清楚,说不明白”挂在嘴边的医生更靠谱?

最近可谓是万箭齐发瞄准张文宏,搭弓者中还有大名鼎鼎的司马南。

司马南在中国是独步天下的网红,全网的学者大V,粉丝加起来也没法与他相比。这些年来他批的名人真不少,专找大个的,这些大家都知,不再赘言。但今年以来,不知为什么,司马南把攻击的重心放在了张文宏身上。不同于以往他单挑那些名人,这次他少有直接攻击,更喜欢借助于大名鼎鼎的两位学者之口,或俏皮地借“隔壁王奶奶”之口,对张文宏进行持续的攻击,频率不亚于当初炮轰联想。

封控放开之前,司马南认为张文宏就是一个迎合西方的“躺平派”(因为其主张与病毒共存)。

我在官网上找到一些信息。早在2022年1月8日,天津出现两例德尔塔合并奥密克戎病毒株病例,次日,张文宏教授表示“开放的前提是安全,比如疫苗的广泛接种以及新药的上市,我认为从科学和技术的角度来看,现在中国还不具备开放的基础”。如此看张文宏并没有主张在德尔塔流行期间开放,至少不能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放开。

2022年1月的上海两会期间,凤凰卫视记者从提案组发现了一份张文宏代表的提案,他建议“上海进一步加强演练,对超出目前疫情规模5倍或10倍的情况下如何应对做好预案。”他早已预感了上海将有疫情大爆发,请媒体向大众宣传要有“打硬仗的心理准备。”并且在这份提案中提到了几点意见,包括强化社区医疗力量建设,加强三级分级诊疗制度,以及加强药品储备等。

在上海封城期间,尽管遭到持续网暴,张文宏和他的团队仍坚持在国内外核心期刊和中疾控周报(China CDC Weekly)上发表上海疫情期间的重要数据,这些针对奥密克戎的数据,包括后来广州公布的数据,都是我们国家及时调整防疫政策的重要参考依据。

一个网名叫“睁大眼睛少睡睡”的网友发帖说:“从去年以来,张医生几个主要观点归纳起来就是:1)病毒是消灭不了的;2)疫苗和有效防控可以降低重症率和病死率;3)应该为‘与病毒共存’早做准备,包括舆论引导(免于恐惧)、个人防护意识、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等;4)应早日与世界互通,回归正常生活。”

张文宏是性情中人,偶尔说错话在所难免,但纵观其三年来主要言行,他的这些观点一直没变过。

还有另一微友发表见解:“张对清零政策早就声明,如果从传染病医生的视角看,阻断一切流动是防止疫情蔓延最有利的方法,但是社会并不能只按传染病医生的意图办,还是需要找到与病毒共存的方式。张只是个医生,完全无法左右政策的制定和实施。”

可以看出,张文宏是有格局的,他以感染科医生之心,顾念天下苍生之疾苦。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去争议张文宏是清零派还是放开派,他自始至终都是从专业视角凭良知去说话和办事的医生。

司马南以坚定清零派自居,认定张文宏是躺平派,这尚属观点之争,有一定的严肃性。但司马南盯着张文宏不放,已然突破了观点的不同,他对张文宏的人品、专业能力,甚至说话和行事风格等都有看法,有时也有点吹毛求疵,如今年五月发视频,就一张图发表看法:“张文宏医生没穿防护服,是因为勇敢,还是因为他更讲科学?”

他还特别强调张文宏是看肝病的,作为一个感染科医生,似乎不适合担当抗疫领导小组的负责人。“隔壁王奶奶说,小张是一个好医生,但他是公共卫生专家吗?感染科和公共卫生专业都穿白大褂,都是大白,认识上,理解上,内容上,工作上,规范上,差得老远。”

这里司马南对感染科的认识太表面。殊不知,感染科就是感染病学与公共卫生相结合的临床科室。2015年国务院召开“公共卫生与传染病防控工作座谈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出重要批示,指出:“公共卫生和重大疾病要两手抓。”刘延东副总理强调“做好公共卫生和传染病防治是实现健康中国目标的重要保障。”两位国家领导人在通篇讲话中,都是把感染医学和公共卫生相提并论。

如此,这个隔壁王奶奶是不是太偏心了,成心贬低感染科?试想在大疫大灾时,感染科医生都是冲在最前面的,在定点医院查房的是他们,方舱医院巡诊是他们,抢救危重病人有他们。还要向国人讲明疫情,安抚群众情绪,进行科普教育,引导民众建立良好的卫生习惯。最近,张文宏被提名为2022年上海科技奖科普类唯一“特等奖”,主要是表彰张文宏团队在科学普及上所起的作用。

凡是在医院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在医院搞感染科的是一群耐得住冷清和寂寞的人。他们偏安于医院的一隅,面对的是9000万乙肝病毒携带者,每年超80万新发结核病(你能想到2021年中国城市居民死亡率排前十位的疾病中竟然有结核等传染病吗?),还有100多万艾滋病感染者,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寄生虫病、病毒性疾病与其他微生物引起的疾病。在平时,比起心脏外科、神经外科、血管外科、脏器移植、眼科等等这些顶着耀眼光环的科室,感染科的存在感真不高。那些热播的医疗剧里,俊男美女们扎堆的不是心外科就是急诊室。张文宏说自己就是因为华山医院感染科不吃香,人员外流,让他这个外乡人有机会落足上海。

公共卫生和流行病专业,平常都是不显山不露水,一旦进入战时状态,他们就是参谋部,决定着战争的节奏和胜负。一旦出现大疫,感染科医生们必须登高一呼,必须将自己置于聚光灯之下,必须让群众时时刻刻感受到他们的存在。这就像消防队员一样,太平日子你不会想起他们,一旦发生火灾,你会觉得消防队员从天而降。

所以隔壁王奶奶,感染科和公共卫生缺一不可呀!中国这几位专家,在各自的领域都是数一数二的,顶呱呱的!专业能力不容怀疑。

张文宏是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长期从事传染病临床研究,并参与SARS、H7N9、埃博拉等历次重大传染病防控工作。三年来更是一直奋战在抗疫第一线,对病人有直观切身的体会。他的团队无论在新冠临床表现上,病毒传播特点上,还是疫苗和药物的实际效用上,都做了有大数据依托的详细调查和研究。而且,在疫情刚爆发时,一片慌乱,民众恐惧至极,张文宏一句“共产党员先上!”让“共产党员”几个字金光灿灿,民心大振。一向讲政治的隔壁王奶奶,咋不表扬张文宏这句话说得好呢?

张文宏那么忙,为什么还要开微博?当网红并非医生的必要,其结果也不好,一度他被网暴得伤痕累累。对此他有解释:“看到很多以张文宏名义写的疫情分析或者名言警句,似乎合情但常不合科学道理,恐多产生误导。鉴于此,开设本人微博,传播第一手的信息与观点。”可见张文宏成为网红在他本人意料之外。他的微博讲的都是科学与知识,防病与治病,即使被人骂得狗血淋头,也从来没有见他为自己辩护过,抱怨过,更没有抨击过任何人,他只埋头于他的病人。

今年六月份,张文宏指出要“借助此次一定会到来的社会面清零所带来的难得的机遇期与窗口期,我们要准备好更完备、智慧、可持续的应对策略。包括老年人的第三针疫苗,广泛提供的口服药物,居家隔离的流程,得到有效训练和预演的分级诊疗策略。”又说“抓住疫情中‘防止医疗挤兑’这个重要的防疫课题,给出了科学的解答。”他还说“医院,医生应该紧张,老百姓应该回归正常生活。”现在看,哪一条不在理呢?

我要把我身体里的所有胆量都抖搂出来,谈一下张文宏的另一大罪状——辉瑞新冠药之事。张文宏认为“我们有14亿人口,而且老龄人口多,高危人群较广。常识告诉我们,战胜新冠必须有效疫苗和有效口服药,绝不只有退烧的布洛芬”。为此他牵头多项国际和中国自主研发的抗新冠病毒新药,并在学术会议上介绍了国际上的所有抗病毒药物,也包括已经引进中国的辉瑞抗病毒药物。

谁曾想就为这,张文宏遭受了各种不堪入目的语言攻击,“卖国贼”,“汉奸”,“走狗”,“辉瑞代言人”,“收了好处费”……不一而足。辉瑞这件事,也是司马南对张文宏的火力点之一,他说“那些把张医生推到最前台,想用它来取代国家级专家团队的人,在百十个字里边忙不迭地开始卖药,这不是害人家张大夫吗?”还发了好几条视频,不过大多数讲的是辉瑞的疫苗死了多少人,刻意回避辉瑞新冠治疗特效药的效果。

中国有多少人知道,按照2022年1月1日实施的新版药品目录:国产药有150835种,进口药有3548种?进口药中有相当部分都是纳入医保的。用好药是病人的权利,与爱国还是卖国毫无关系。很多人都服用过进口药,试问,有谁因为服用美国药而心有惶惶?

那么辉瑞新冠特效药是不是好药呢?

2021年12月14日消息,辉瑞公司表示,最终分析仍显示其新冠口服药Paxlovid在防止高危病人住院和死亡方面有89%的效果。2022年4月21日,世卫组织批准在高风险新冠肺炎患者中使用辉瑞公司的新冠口服药。

国家还是明智的,没有听信那些杂音,国药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已与美国辉瑞制药公司签订协议,将在2022年度负责辉瑞公司研发的新冠特效口服药奈玛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Paxlovid)在中国大陆市场的商业运营。而且这两样药均纳入医保,专门用来抢救危重病人。据我所知,已经有几万盒药进入了吉林、长春、广东、上海等地,挽救了很多重危病人的性命。

为了慎重起见,我用付费咨询的方式,询问了几个医生,问题是“辉瑞新冠药疗效如何?”答复都是一般人不需用,重症病人疗效不错。我有点好奇,如果骂辉瑞的那些人成为新冠危重病人,生命垂危之际,他会不会拒绝使用辉端这样的新药呢?心里会不会有爱国和卖国的纠结呢?

现在奥密克戎已经在中国排山倒海般地爆发流行,希望国家既鼓励研发中国自主创新的新药,也能排除干扰,理直气壮引进国际抗病毒特效药。科学成果是属于全人类的,中国人有权利吃好药。只要把“保护好重点人群”和“抢救危重患者”这两关守紧,拉低死亡线,相信明年中国会再度繁荣辉煌!

扯远了,再回到司马南和张文宏上来。

解封前,如果司马南对张文宏还只是在观点上以及能力是否配位上有所质疑的话,我尚可理解,可是自从全国清零放开以后,他对张文宏的批判就升级了,开始往政治上靠拢,多次暗指张文宏身后有敌对势力的支持。我们都是从“文革”走过来的人,深知一旦扣上政治帽子,是要置人于死地呀!用政治手段打倒一个人,是件很危险的事,尤其不应该发生在现在的中国。

请看如下:

“隔壁王奶奶说了,张文宏是个好大夫,感染科的,好好给人治病,别给人当枪使,不管你主观动机怎么善良,你那说话速度越来越快的毛病,容易被人家利用。”

12月16日司马南干脆挑明说:“一些可疑的内外势力拼命包装某个临床大夫,将之说成先知先觉诚实无欺,将之凌驾于国务院联防联控专家组39位专家之上,这种舆论不值一驳,对这个大夫也不是好事情,属鲁迅说的捧杀。”

他一鼓作气,在18号又发文,文中全是讽刺挖苦,明褒实贬,特别是挑拨张文宏与其他专家的关系,很不厚道。文中最后写道:“西方那些对中国极不友善的媒体,诋毁中国整个专家群,偏偏全面包装肯定张文宏。”

司马南用的策略一是扣帽子,耸人听闻,把张文宏说成是被敌对势力包装的居心叵测之人,而非老百姓心目中的好医生;二是在中国专家中孤立张文宏。

还有一件让人费解的事儿,大家都知道,司马南对上海的抗疫一直持批评态度。最近他用了一个“上海之春”的词儿,这个“XX之春”可是很敏感啊!他想喻示什么呢?

反观张文宏本人,非常清醒,他从不辩解,没有回怼司马南一个字儿。他说:“当新冠大幕落下,我自然会非常silently(安静)地走开。你再到华山医院来,你也很难找到我了,我就躲在角落里看书了。”

是的,当疫情结束后,世上也许再无网红张文宏,也没有了这次与新冠抗争的那些流行病学者,公共卫生专家,他们将回到实验室,安安静静地做学问。而司马南依然会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依然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第一网红。

其实,我是认识司马南的,在张玉凤组织的纪念主席诞辰的一次活动上,他是主持人。当时他还是年轻帅小伙,作为著名主持人,我觉得他很朴素,对我们这些大姐也客气。那时他已经因反伪气功而名扬天下,又因是反邪教斗士,让我对他敬重有加。等再频繁听到司马南的名字时,他已经是独步天下大网红了,在几个平台坐拥四千五百万粉丝,连我也在“头条”关注了他,也算粉丝了吧!但是这次看到他那位“隔壁王奶奶”喋喋不休说了那么多,“对门陶奶奶”实在忍不住也要说上两句了。

到底张文宏是不是造谣惑众?身后有没有敌对势力?辉瑞是杀人药还是救人的药?奥密克戎的走势及会不会逆转?谁背后有资本的驱动?我想,大概率明年就能见分晓,而当下,请司马南等大佬能顾全大局,让张医生们能专心救治病人,则善莫大焉。而针对被扣上这派那派帽子的专家们的口诛笔伐也该休矣,不能让那些为保护人民奋战了三年的科学家和医务工作者们寒了心,毕竟,疫情尚未结束,同志仍需努力。未来,人类也还会有很多很多的难题需要他们去战斗,去攻克!

2022年12月23日

(天道和圣 2022年12月23日)

3d719654d8d23540a50ae6b3faf96f3b.jpg

讲好全球故事 传播人民声音 关注行业焦点

本文地址:https://www.sjxwnet.com/jiankang/5983.html 责任编辑:张春
更多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世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世界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第三组广告 模板库 共展蓝图
关于我们 | 世界观察 | 新闻 | 世界娱乐 | 世界书画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19-2025 世界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蜀)ICP备20000730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蜀公网安备 5117020200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