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网
| 注册 退出
你的位置: 首页 > 世界文化 > 文化快讯
投稿

继承父亲的职业,才渐渐理解父亲的无奈

2022-06-25 09:25:18 来源: 世界新闻网 责任编辑:张春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我今天接了个大单!

“快都来朝天门这边,今天这个(里)单多。”

赵明彬和赵飞兄弟一般,在微信群里交流着跑滴滴货运的心得。

他们曾经是一对剑拔弩张的父子——前者有着传统文化中父亲高高在上、少言寡语的形象,常年在外打拼,只在周六日电话费半价的时段打电话给儿子,叮嘱“好好学习”;后者是留守儿童,叛逆、孤独,心中堆积着太多对父母的不满。
成年之后,赵飞沿着父亲为他铺好的路,从帮家里看店到接手家中店铺,再到生意不景气后被父亲带着入行滴滴货运,才开始渐渐理解父亲。如今偶尔拨通电话,他会唤赵明彬“赵大哥”。

图片

赵飞师傅在微信群里和父亲交流着跑滴滴货运的心得

留守儿童的孤独童年
赵飞5岁那年,父亲赵明彬带着妻子离开重庆老家的村庄,去往浙江温州打工。
年幼的赵飞则留在爷爷奶奶身边读书。从温州回重庆的车票难买,需要先坐大巴去往隔壁城市,再坐三十多小时的火车回家。赵明彬夫妻俩有时为了省钱,还会选择在贵阳转一趟车。回一趟家,意味着耗费两三天的时间,以及大半年的收入。
赵飞记得,那时,父母两三年才能回家一次。
对于两三年才能一见的父母,赵飞没有太多感情。每次回老家,赵明彬也能感受到儿子和他们并不亲近。平时他们的交流更是少得可怜。那时打电话要去电信局排队,非节假日电话费是每分钟1.2元,赵明彬总是在周六日半价时给家中打电话。或许因为年龄太小,电话那头的赵飞和父母基本没有真正的交流。很多时候,都是赵明彬在电话那头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听爷爷奶奶的话,好好学习”。

图片

赵飞师傅

赵明彬想着,没有自己在身边的管教和打骂,儿子也许会更快乐、自由一些。他尽最大努力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儿子的爱——他自己几十年来都穿着廉价的衣服和鞋子,却舍得为儿子花钱买几百元的衣服。但那好像并不是儿子所需要的。赵明彬发现,接到新衣服的赵飞,并没有表露出过多的欣喜。
比起从另一个城市邮寄来的衣物,赵飞更想要的,是父母的陪伴。几十年后,他还清晰地记得,当时他去温州过暑假,烈日炎炎,他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穿梭于工厂之间。父亲拿了块毛巾放在他头上为他遮阳。
赵明彬也明白,儿子需要父母的陪伴,“但那个年代都是这样,父母外出打工挣钱,孩子留在老家读书成为留守儿童。”对于儿子的孤独,他无法感同身受。

图片

赵明彬师傅

但同为滴滴货运司机的贾鹏程可以理解赵飞的孤独。贾鹏程是“90后”,小学时,父母为了养家,前往北京打工,把他留在外公外婆身边。贾鹏程记得,学校开家长会,因为外公外婆身体不好,基本上不会去。看到同学们都是父母来参加家长会时,孤单一人坐在座位上的贾鹏程便会无比思念父母。
他最期待的就是父母每周固定时间打来的电话。每到那时,他会踩着村里的泥巴路,走几十分钟,到镇上的电话亭,等着父亲的电话,或是用为数不多的零花钱打给他们。父亲的电话偶尔会打不通,有时需要不停拨打,等上十几分钟才能拨通。实在拨不通时,贾鹏程只能失望回家。虽然每次通话都只是唠唠家常,却能给贾鹏程孤独的童年生活注入一缕阳光。

图片

贾鹏程师傅

贾焕金也意识到了儿子对于自己的思念。贾鹏程上五年级那年,他把儿子接到北京,就读于一所打工子弟学校。虽然不能像以前那样放飞自我,但贾鹏程觉得,在北京读书的两年,是他最快乐的两年,因为有了父母的陪伴。上初中时,为了升学,他再次回到老家。中考过后,贾鹏程进入当地一所民办职校学习计算机专业。四年的学习结束后,拿毕业证还需要多交几千块钱,为了省钱,他放弃了中专毕业证。在他看来,这张毕业证和废纸一样无用,拿了证的同学,也大多从事着和专业不相关的工作。
在某乳业公司做了几个月质检员后,贾鹏程还是选择到北京。在父亲贾焕金的介绍下,他先是做着汽车销售的工作,之后被跑货运的父亲带入了跑货运的行当,一干就是十年。
漂泊在外的父亲的无奈
背井离乡在外打拼的父母们的艰辛,儿子们也并不知晓。

图片

滴滴货运师傅们互相交流经验

赵明彬在重庆做过棒棒,在砂石厂打过工,在温州开过餐馆。生意不好做,最初没有多余的钱雇人,他在后厨颠勺,妻子则在店里收银,配菜;每天凌晨四点多就要起床去菜市场采购菜品,到了次日凌晨一点才能睡去,从未按时吃过中饭和晚餐,“我炒菜的时候都快要睡着了。”2008年女儿出生后,他身上的担子也更重了,但他必须背着身上的担子不停奔跑。餐饮店挣不到钱还全年无休,他就去广州投奔亲戚,做小商品批发的生意。从最初给人打工,到后来自己盘下了两个店铺。
高三下半学期,赵飞因为不愿意再读书,也到了广州,在父亲的店铺里帮忙。父亲对赵飞要求十分严格——进货、摆货、看店,收银,所有工作都得去做。赵飞时常偷懒,父亲对他也比对其他员工更加严格。为了摆脱父亲的控制,赵飞跑去模具厂上了几个月的班,可是工厂里的工作更累,最后他还是回到了爸爸的店铺。
在广州的日子,父子关系反而因为距离的拉近越变越糟。赵明彬能感觉到,儿子心中堆积了太多不满。赵飞总是觉得不公平——凭什么妹妹能一直跟在父母身边,上学一年学费几万元,从小还被安排着钢琴、舞蹈等特长班,而自己的童年却没有得到父母这样的关爱。
争吵因而时常爆发。一次争吵中,赵明彬得知,儿子高中原本能去一所更好的学校,但因为当时想和自己的好朋友们一起读书,选择了一所较差的高中。他突然有些愧疚,由于常年在外,关于儿子的学习,他确实没怎么过问过。等孩子来到身边,他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现在全部能给到他的东西都给他。自己在外打拼了二十多年的成果——两个店铺,赵明彬把它交给了儿子。而他自己选择回到重庆,重头开始开新店。
受疫情影响,店铺生意不好做了。两年前,赵明彬干起了滴滴货运的工作,后来儿子也把广州的两间店铺关了,回到重庆。在父亲的带领下,也跑起了滴滴货运。

图片

赵飞在父亲的带领下,也跑起了滴滴货运

根据了解,滴滴货运平台上超过60%的司机为“80、90后”,司机群体年龄结构正在趋向年轻化。在疫情影响下,越来越多非货运行业从业者转投到滴滴货运平台。平台有65%的滴滴货运司机来自其他行业,其中,个体经营者比例最高,接近20%,其次为制造业、建筑业工人、外卖、快递员、服务员、销售,企事业单位员工及农民等。货车司机拥有更弹性的工作时间和相对简单的人际关系,这对工作灵活性、自主性诉求强烈的年轻人有重大吸引力。
在赵明彬看来,跑货运对比起做生意,投入成本要小许多——只需要花几万元购入一辆面包车,如果到时不干了,还能把货车转手出去。像从前教儿子做生意一样,赵明彬开始手把手教赵飞如何跑货运。因为自己跑出了经验,他知道什么地方单子多,也会告诉儿子如何抢单,以及拉货时的一些注意事项。在赵明彬的引导下,赵飞很快上手了。

图片

赵明彬师傅

干了几个月汽车销售的贾鹏程,最后也还是选择和父亲干起了货运。贾焕金做事认真负责,对待客户讲求“和气生财”。在还没有接入互联网货运之前,他就靠着自己多年经营,积累了许多老客户。他凭借这份职业拉扯大了孩子,在老家为自己和儿子都置办了房产,“我对于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一年能落(挣)个十万左右,我现在手里也有存款,家庭和睦。”
贾焕金明白,货运这个行当虽然发不了大财,但只要踏实,肯吃苦,养家糊口总没问题。他希望儿子能靠着自己的双手为自己拼个未来,能有个安身立命的本事。儿子也让他觉得挺骄傲,“我对我的儿子很满意,他踏实,肯吃苦,不像别的小孩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图片

货运这个行当虽然发不了大财,但只要踏实,肯吃苦,养家糊口总没问题

跟所有中国最传统的父母一样,贾焕金和赵明彬都拿出了自己半辈子的积蓄为儿子买房,置办商铺。他们希望儿子能踩在自己的肩膀上,站得更高也走得更远。
成为父亲后,也就理解了父亲
真正走入社会后,贾鹏程开始理解父亲了。在北京读小学的那两年,父亲总是盯着他让他好好学习,严格限制他每天出去玩的时间。彼时,贾鹏程觉得这是一种束缚。等到上了初中,从父亲身边回到老家,他就像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和朋友们疯玩,学习成绩在班上垫底。
一次拉货途中,因为把一个字认错了,贾鹏程拉着客人和货物找了一个小时都没找到要送货的地方。最后还是在一个门卫的指引下,才找到了正确地点。“我连门卫的文化水平都比不上。”贾鹏程突然有些自卑,他才明白了当年父亲逼着自己读书的良苦用心,“没文化,就只能出力干活,干不了其他工作。”对于未来,他的打算是,再在北京干几年,然后回到老家,做点小生意。

图片

滴滴货运师傅们在拉货途中

贾鹏程的儿子今年8岁,就已经体会过父亲不在身边时的孤独。他在北京打工,孩子和妻子留在老家,他只有过年时才能回到儿子身边陪伴几天。一次,儿子告诉他今天是同学的爸爸把他一块接回了家。贾鹏程陷入自责,觉得自己应该陪伴儿子的成长。每次贾鹏程回老家,都只能趁儿子上学时悄悄离开。但为了挣钱给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他又不得不离开。
成为父亲后,贾鹏程愈发懂得了父亲维持全家生计的艰辛。在北京,他和父亲租住在一起,房租生活费都是父亲承担;如果下班早,父亲也总会主动做饭。贾鹏程知道,这些年来,都是父亲在照顾他。有一次,父亲曾在送货过程中伤到了腰,养伤养了一年多。贾鹏程意识到,父亲在慢慢变老,那个曾经为他遮风挡雨的人的头发白了,身体也不似年轻时健朗。

图片

贾焕金师傅

赵明彬则发现,儿子是在一次做生意亏本后,一夜长大了。
疫情期间,赵飞倒腾口罩生意,亏了几万元。这之后,他做事沉稳了许多,凡事也开始多问赵明彬的意见。赵明彬做生意多年,总能给予儿子一些指导。赵飞渐渐认可了父亲。等到父子俩都加入了滴滴货运行业,彼此也有了更多的共同话题。

图片

赵飞师傅

每天的晚餐时间,父子俩会喝上几杯,聊聊工作上的事。父亲节当天,刚好是赵飞妻子的生日。父子俩早早收班,赵飞去菜场买了牛羊肉和各式海鲜。饭桌上,赵明彬一高兴,喝了不少白酒,他感叹着儿子终于长大了,也拥有了一个美满的家庭。而再回想对父亲感情的转变,赵飞坦言是从回老家踏入货运这个行业开始,“过好每一天,每天就都是父亲节。”
讲好全球故事 传播人民声音 关注行业焦点

本文地址:https://www.sjxwnet.com/wenhua/4623.html 责任编辑:张春
更多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世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世界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第三组广告 模板库 共展蓝图
关于我们 | 世界观察 | 新闻 | 世界娱乐 | 世界书画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19-2025 世界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蜀)ICP备20000730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蜀公网安备 5117020200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