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网
| 注册 退出
你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投稿

日本政客做出了一个违背安倍遗愿的决定

2024-01-26 11:07:31 来源: 世界新闻网 责任编辑:张春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由于“黑金”丑闻持续发酵引发日本国民的强烈不满,日本自民党的六大派系中,已先后有岸田派、安倍派和自民党前干事长二阶俊博为首的二阶派等三个派系明确表示将解散派系,而以副总裁麻生太郎为首的麻生派、以现任干事长茂木敏冲为首的茂木派、由总务会长森山裕挂帅的森山派却拒绝解散。

本月26日,一年一度的例行国会将开幕,在本届国会上,“政治与金钱”问题无疑将成为在野党攻讦自民党的一大主题。

为了赢得国民信任,岸田首相已为此组建了由其本人领衔的“政治刷新本部”,并由麻生太郎和前首相菅义伟出任该本部的最高顾问。这是安倍晋三遇刺身亡后自民党的两位大佬,但不无讽刺的是,这两人对是否应该解散派系问题的看法截然相反:麻生反对解散,而菅义伟则坚决支持解散,因为他本人就不属于任何派系。这一新成立的本部根本不可能在国会开幕前就此问题形成共识。

党外有党,党内有派,这是多国政坛是司空见惯的。但像自民党这样山头林立,政党政治演变成派系政治的执政党,却非常罕见。

5291c843dcd3c12a12ed8ec85e5f2cb0.jpg

自民党的派系就是由拥有不同志向的政客们,为了争夺党内的主导权而形成的。各派系成员都效忠于首领并为其鞍前马后奔走。派系的主要功能是: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推出共同的候选人并支持其竞选;在国会选举中推出候选人并助选;筹集并提供政治资金;安排其成员出任自民党和政府以及国会相关职务等。

长期以来,派系与自民党政治是同义词,两者是一回事。没有派系,自民党就不成其为自民党了。这些年来无派系的自民党国会议员在逐步增加,已达到30%左右,而上世纪80年代无派系者仅为10%。

1955年由自由党和民主党合并组成了自民党,此后1957年自民党内就出现了派系。最初是五大派系,最多时曾发展到8个派系。经过不断分化组合,目前是六大派系。

如今自民党派系的魅力已有所下降。之所以如此,根本原因还是其筹款能力降低了。没有充裕的资金,自民党各派系就无法对其成员在选举之际和平时提供足够的支持,派系成员之间也无法开展相应的联谊活动。政客们的事务所都非常狭小,无法增加工作人员。一旦派系要举办什么活动,还要大家自掏腰包。长此以往,派系对政客的吸引力当然就下降了。

当然在派系全盛时期的上世纪80年代,派系成员在政治资金上也并非完全依赖派系。凡是在政府中担任过大臣的,原则上都必须自行筹集相应的政治资金。那些少壮派政客,从派系获得的资助一般也就占收入的10-20%。与提供资助相比,派系更突出的作用是政客们可以通过推销筹款派对券或开拓企业献金渠道,从而得以参与派系资金网络的运作。这里面水很深,运作空间很大。

当年,自民党各派系在每年夏季都会向其成员提供“冷饮费”,冬季则发放“点心费”,其金额在200万-400万日元之间。在选举之际,除了自民党向每位获得提名的候选人各提供1000万日元以外,各派系也会提供相应的资助。与派系头目关系好的成员,还会另行获得资助。

由于缺乏透明度,如今自民党各派系的政治资金状况无法准确把握。据2015年的政治资金收支报告显示,如今的“冷饮费”和“点心费”额度在50万-100万日元之间,选举时的资助额在100万-200万日元之间。

当然,加入派系也是要付出的,会费一律为每月5万日元,另外每人还有筹款指标。首次当选的国会议员的筹款额度是50万日元,当选两次的则相应增至100万日元,出任过大臣职务的派系成员则须筹款200万日元。如果筹款额超过规定指标,则可作为对方的“捐款”进入派系成员的个人小金库,这一额度一般在200万-300万日元之间,最高不超过700万日元。

总体来看,这一规定对年轻政客而言是利大于弊,而对资深政客而言,压力就比较大。对派系成员来说,加入派系还是有利因素更多,否则就不可能有那么多政客加入不同的派系。当然也不否认有些人是出于对某派系的理念和传统而加入派系的。

0e43c2402504355785b73309dbea0cbb.jpg

2021年此前四年,自民党各派系至少少报了4000万日元的政治资金收入

从各派系的收支报告来看,基本上都是依赖于每年春季的筹款派对。安倍派70.7%来自这一渠道,茂木派则是76.1%,岸田派是75.1%。每张派对券是2万日元,企业必须一次购买10张以上。由于如今许多企业对此不感兴趣,所以自民党各派系的筹款压力不小。

各派系筹款能力下降,是由于此前日本实施的政治改革。1994年在时任首相细川护熙的领导下,日本实行了选举制度改革,引入了小选区制度,与此同时推动了政治资金制度的改革。该改革的内容很多,但核心是由国家财政向各政党提供资助,这在日本称之为“政党助成制度”。

对拥有5名以上国会议员的政党,按国民人数计算,每人提供250日元,总数为309亿日元。国会议员人数越多的政党,就相应获得更多的资助。如今除了日本共产党以外,其他各政党都很大程度上依赖这一财政资助。2001年日本牙科医生联合会会长为了支持其推荐的候选人竞选国会议员,向时任平成研究会会长的桥本龙太郎提供了一张1亿日元的支票,如此巨额款项居然没有入账,而且桥本事后若无其事地表示他对此不知情!

除此以外,禁止各企业和团体向政党提供资助。这样,自民党的各派系就受到了极大制约。但与此同时,该制度又开了一扇小门:允许企业和团体在5年中向政客的个人资金管理团体提供50万日元以内的献金。但此后在1999年修改的《政治资金规正法》中,这扇小门也被堵上了,自民党各派系的筹款就更加困窘了。

此外则是加大政治资金的透明度。原先规定同一企业或团体购买的筹款派对券超过100万日元必须公开,而该改革将其降至20万日元。这样企业或团体就以不希望公开为由拒绝购买派对券,这就对自民党各派系的筹款造成了很大的制约。

此后,自民党各派系的筹款额直线下降。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一些派系的收入动辄超过20亿日元,此后则很少能够达到5亿日元。当然这与1993年自民党的下野和泡沫经济的破灭也有很大关系。

本来,自民党在收到财政拨款后还相应发放给各派系,在自民党第二次下野后,于2010年不再向各派系分配这一财政资金,而是改为向各议员直接发放。

原先日本实施的是中选区制度,也就是同一个选区可以产生几名国会议员,这样,同样来自自民党的候选人也必须开展竞选,就需要仰仗派系即“党中央”的支持,这势必导致利益诱导的政治。此后实施了小选区制度后,这一现象便不复存在。

这一改革导致自民党的派系继续增加。上世纪70年代基本上是5大派系,其首领分别是三木武夫、田中角荣、大平正芳、福田赳夫和中曾根康弘,后来增加到7个派系。此后小泉纯一郎于2005年实施了邮政改革,自民党内的无派系政客开始增加。2015年石破茂聚集了一大批无派系议员,如今这一群体人数接近80人。

但无论怎么改革,在日本这种体制的国家,只要举行选举,就必然涉及到金钱。有钱未必能当选,而没有钱是绝对不可能当选的。在选举中,从印刷和张贴候选人海报,到雇宣传车拉票,再到候选人在各选区东奔西走,这哪一项都少不了钱。为此,自民党各派系每年都会举行一次筹款派对,各成员承担相应的筹款额。

以安倍派为例,首次当选国会议员的派系成员,筹款额度是推销50张派对券(100万日元),其他成员则是100张,出任过内阁大臣是必须推销200张。如果推销超过规定额度,经过事务局确认后返还推销者。因为派对券是有编号的,各企业和团体在购买时,原则上提供记载派对券号码将款项通过银行转账,所以每个派系成员推销了多少张是一目了然的。超过部分的返还采用现金方式。事务局长当然要向其领导汇报,但有些派系的领导对此却根本不当一回事。

其实,自民党为筹款举行的“派对”,实际上往往是早餐会或午餐会,有时就是一杯咖啡加一块三明治,价值根本没有2万日元,说白了就是向自民党送钱。过去还是在东京的豪华酒店举行,还像模像样地请人来做相关报告。如今为了减少开支,往往都安排在会议室举行,也不安排什么报告了。

对这类筹款,自民党还有一个内部规定:20万日元以下可以不入账,这就形成了极大的弊端,许多筹款有方的自民党政客,纷纷将筹款额故意设定在20万日元以下,这就鼓起了自己的腰包。据目前媒体披露的信息,过去5年中安倍派的这一“小金库”金额已高达5亿日元,二阶派也达到了1亿日元以上。

9f38a6db75473f494a0570da06ef1641.jpg

自民党“黑金丑闻”被持续曝光后,日本国民对此怒不可遏,强烈要求改变这一现状。自民党的支持率已下滑至14.6%的极低水平,创下了执政时期的新低,因此安倍派等三派系做出了解散派系的痛苦决定。前首相菅义伟不属于任何派系,他强烈要求解散派系。在他看来许多国民就由于自民党派系林立而产生了厌恶感,因此自民党应该革除这一积弊,重新轻装上阵。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儿子小泉进次郎也从未加入任何派系,他指出自民党从派系问题入手,切割与金钱的关系是重建自民党是必不可少的。

目前自民党的“刷新本部”成员多达38名国会议员,他们包括前青年局长和妇女局长等各方面人士,堪称是“举党体制。”但在该本部成立当天,正在美国访问的麻生太郎却对此不屑一顾。反对解散的政客们还认为,派系在推动自民党的运行和帮助青年政客了解政策上还是具有积极意义的,他们甚至还反唇相讥,指出无派系政客同样也存在政治和金钱的问题,在派系问题上大做文章是对国民的愚弄。连安倍派成员也对此忿忿不平:问题在于筹款不报告,这与派系没有内在关系。如今问题被捅出来了,大家都一起落井下石,对此似乎极为痛恨,那为什么以前对此漠然视之呢?

麻生是目前自民党的头号大佬,在他执意反对的情况下,岸田在解散派系上能走多远,日本国内对此在密切关注。目前这一讨论将会走向何方,谁都心里没底。如果兴师动众打出了旗号,然后又不了了之,只是一番作秀而已的话,反而会引发国民的强烈反感。据共同社最新的民调表明,80.2%的国民支持解散自民党派系。

254945faee5ac66a97a0ce1f28fc420d.jpg

1月22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后排右四)在自民党的政治刷新总部会议上致辞,拟取消派系改为政策集团

岸田首相眼下就处在这样的尴尬局面中:如果无法推出一个有效的改革方案和可行的方向,肯定会遭到舆论的强烈抨击。但如果硬推的话,又会激化与麻生的矛盾。所以他在宣布其派系解散的决定前,就没有事先告知麻生和茂木。目前这两派是坚决反对解散的,而森山派也可能解散。其实,派系只不过是本次丑闻曝光的一个表现载体,根本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只在派系问题上大做文章,显然是为了转移视线,缓解日本社会的强烈不满。

自民党的诸多政客在其从政以来就始终浸淫在派系这一架构中,如今突然得知派系被解散了,不啻是一个晴天霹雳,他们对此表示强烈不满,甚至还有人指责此举违背了安倍晋三的遗愿。二阶俊博就在宣布其派系解散决定时明确表示:派系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有些人甚至已在策划组建新的集团,这显然就是换汤不换药了。其实,早在1989年通过的《政治改革大纲》中就白纸黑字明确昭告天下:解散派系。事实证明,那份大纲不过是一张废纸!

在22日举行的“刷新本部”会议上,发放给所有与会者的“意见归纳”并未明确表示将解散所有派系,引人注目的表述是“取消所谓的‘派系’,形成‘真正的政策集团’。”这实际上只不过是换一件马甲而已,派系仍将继续存在。对此自民党的政客们也感到困惑:我们本来就是政策集团。而派系与政策集团的区别何在?政策集团具有怎样的法律地位?这些都没有明确的说法。自民党的派系此前就曾有过解散后摇身一变又东山再起的案例。如此雷声大雨点小的做法,显然是日本国民和舆论所无法接受的。

岸田首相在“刷新本部”的成立大会上就曾信誓旦旦地表示:“接下来将优先重点解决这一问题。”但怎么解决,路径是什么,一切都是一个很大的问号。例行国会马上就要开幕,黑金丑闻引发的这场危机将如何演绎下去,只能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底线思维 环球网)

4ed48b11c046256f50d2aabd8ff4b355.jpg

讲好全球故事 传播人民声音 关注行业焦点

本文地址:https://www.sjxwnet.com/news/10430.html 责任编辑:张春
更多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世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世界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第三组广告 模板库 共展蓝图
关于我们 | 世界观察 | 新闻 | 世界娱乐 | 世界书画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19-2025 世界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报业(延安)新闻培训学院南充基地 证字第RS20230602014号 民航通(无)企字第041598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蜀)ICP备20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