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网
| 注册 退出
你的位置: 首页 > 世界观察 > 世界人物
投稿

专访|周海媚:我不是一个很会规划的人 做到什么程度 跟谁结婚…

2022-07-08 10:09:22 来源: 凤凰卫视 责任编辑:张春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图片

对话 · 周海媚

 以下为采访摘要 

以前拍戏没替身,没觉睡,甚至没澡洗

图片
△周海媚

 对话 周海媚 


七一前夕,在北京西郊的圆明园附近,我们见到了周海媚。眼前的她自信、爽朗,和我们曾经对她的印象,截然不同。

田川:深入了解您之前,我觉得周海媚应该是一位非常女性化,很斯文、柔弱的女生。
周海媚:我外表给人感觉好像是柔弱的,但我不是一个黏糊糊的人,你跟我聊天就能感觉到。

 对话 周海媚 


周海媚是香港人,也是满族人。父亲的先辈是清朝驻粤的地方官,母亲来自香港一个四面环海的小岛渔村。小时候,周海媚住在外公外婆家。每天上山下海,自由自在。

周海媚:我的外公外婆都是渔民,香港叫“艇家”。那会儿我算是留守儿童,父母在城市里工作,没时间照顾我。
图片
△周海媚

 对话 周海媚 


上学后,周海媚回到城市。她与父母姐弟一大家人,住在公共屋邨。环境陡然变化,让她很难适应。

周海媚:小时候天天在山里跑,突然我被困在课堂里了。当时不愿意坐着,老师说服了很久我才坐下,特别好动。我妈看到我这么爱动,就老让我干活,擦地,擦炉头,擦洗衣机……什么都让我去擦。
田川:小朋友很讨厌做家务的。
周海媚:但是我很享受。

 对话 周海媚 


17岁时,为了让好动的周海媚学习淑女的仪态,父亲替她报名参加香港小姐比赛。

田川:参加香港小姐比赛您觉得好玩吗?
周海媚:挺好玩的,当时我是从后台蹦蹦跳跳走出来的,像个兔子一样。
田川:比赛没有规范大家要怎么走吗?
周海媚:有,但我就做我的。他们总是告诉你不可以这样,不可以那样……我一上台兴奋地全忘了。
田川:那下来后有被批评吗?
周海媚:没有,就落选呗,无所谓。落选后我就去恭喜晋级的人,恭喜你入选了,每一个都去恭喜。
图片
△周海媚参加香港小姐比赛


 对话 周海媚 



1985年,17岁的周海媚止步于港姐比赛15强。但她也因此签约电视台,进入演艺圈。此时此刻,港剧风潮,正在席卷亚洲。天时地利人和,周海媚一飞冲天。

田川:您上一次看自己以前的作品是什么时候?
周海媚:我忘了,我没怎么看过。
田川:当时播出时会看吗?
周海媚:没怎么看,因为演完之后还有别的工作,很忙。拍完就完了,没时间看。
田川:那您知道当时您多有影响力吗?
周海媚:不知道,我那会儿天天都在工作。
田川:我觉得您见证了香港电视剧、电影最辉煌的时期。当年内地观众在看港剧的时候,不仅仅在看剧情,很多时候是在看你们的生活方式。香港的建筑,你们穿的衣服,和内地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大家会有一种对大都市的向往。

 对话 周海媚 


1985年,刚刚入行的周海媚,参演了香港无线电视的台庆剧《杨家将》。该片众星云集,从此,周海媚也走上了明星之路。

田川:《杨家将》是您参加完艺员训练班后出演的第一部戏,和“无线五虎”合作。第一部戏就和这么多重量级卡司一块儿演,紧张吗?
周海媚:还好,因为那时候我小,大家都喜欢逗我玩,一喊我名字我就脸红,他们就很高兴。
田川:您觉得饰演的哪个角色,更贴近您那会儿真实生活的状态?
周海媚:《流氓大亨》。
图片

 对话 周海媚 


1986年,周海媚主演了电视剧《流氓大亨》。这部剧成为当年香港的收视冠军。

田川:当时我们会觉得很多港剧都特别写实,剧里居屋的环境和您当时实际住得差不多吗?
周海媚:差不多,比它好一点。
田川:我觉得您在《流氓大亨》里演得好自然。
周海媚:这很正常,实际家庭环境也差不多这样,当时就是在演自己。
图片

 对话 周海媚 


古装剧,看故事,看武打……时装剧,观众们在看“香港”,看到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如果说五六十年代,中国人心目中的现代化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那么到了八九十年代,什么是现代化?香港时装剧给出了答案。

电视里的香港人,饮茶,喝糖水,吃牛排,穿西服,坐的士。大江南北的中国人都背熟了港剧的台词:

“我下碗面给你吃?”

“做人最重要是开心。”

“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说的每一句话将成为呈堂证供。”

那时很多内地观众,一边看电视,一边在“仰望香港人的日常”。

田川:剧里的打扮,吃的东西,都是当时香港的真实情况吗?
周海媚:对,都是真实的。
田川:剧里很多衣服现在看我觉得都不过时。
周海媚:对,TVB有一个很大的仓库,里面存了很多以前电视剧的衣服,都可以重新拿出来穿。

图片

 对话 周海媚 


1989年的《义不容情》,又是一部港剧经典。周海媚也是主演之一。《义不容情》在中国内地播放时引起了轰动。它具备港剧的诸多优点:尺度开放,情节跌宕。一边是豪门恩怨、精英商战,一边是浓浓的烟火气和人情味。牛排与牛杂,交相辉映。

虽说正片开始前,都会写上“本故事纯属虚构”,但在观众心里,剧中就是真正的香港。香港不仅是一个南方的城市,更是无数传说的故乡,是被爱恨情仇包裹的东方之珠。

周海媚:以前拍戏真的非常辛苦,没觉睡是家常便饭,跳楼的戏都是自己来。
田川:不用替身吗?
周海媚:请替身要给钱的。
田川:那您有为此受过伤吗?
周海媚:很幸运,没有受伤。
田川:当时每天要拍几小时戏?
周海媚:从早上六点拍到晚上,如果需要赶工,可能就要通宵拍到第二天早上。
田川:有时间睡觉吗?
周海媚:我试过四五天连续拍,真的连睡觉时间都没有。有一次我就跟导演申请,你让我回家洗个澡吧,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已经臭了,像一条咸鱼一样,我没法演戏了。导演就让我回家洗澡了。洗完我看还有点时间,就在家眯了一会儿。大概睡了有一个小时,电话响了,他们把我叫醒又出去继续拍了。

我要做自己

图片

 对话 周海媚 


拍摄于1991年的古装剧《怒剑啸狂沙》,一改摄影棚拍摄的传统,远赴甘肃的敦煌、嘉峪关、甘南拉卜楞寺等地进行实景拍摄。

周海媚:拍《怒剑啸狂沙》挺辛苦的,当时得去甘肃沙漠拍。那儿的太阳太厉害了,我从一个白白净净的周海媚,到后来妆都化不了,因为没有那么黑的粉了。
剧组导演问我,你敢骑马吗?我说可以啊,我自己就骑上去了。上去后脚一夹,马就跑了。跑得好快,我一把就抓住了马毛,真有用,马的速度就减慢了一点,我才把缰绳拿上来。
田川:您当时心里都没慌吗?
周海媚:没有,慌了人就掉下来了。我之前骑过一次马,反正我胆子挺大的。
田川:您之前有意识到自己在内地很红吗?
周海媚:我是来内地之后才知道的,看到发型屋、餐厅里都有我的海报,甚至在一些农村的家里都有。

 对话 周海媚 


在香港回归的1997年,无线电视台制作了三十多部剧集,其中《天龙八部》《难兄难弟》《醉打金枝》等剧个个经典,港剧的繁华鼎盛,如日中天。据说七一回归当天,电视剧还是正常播出,只是播放时间延后而已。在激烈的竞争之中,周海媚主演的《大闹广昌隆》,夺得1997年度收视冠军。

周海媚:拍《大闹广昌隆》的时候老得吊威亚,身上都是勒痕。其中有一场戏一直在淋雨,水都从鼻孔里流进去了,特别难受。那场戏我足足拍了一个星期,天天都在淋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拍这么多次。好不容易收货了,大家觉得满意了,后来导演说那段戏的片子丢了。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简直是崩溃。
田川:那怎么办?重新拍?
周海媚:重新拍。
田川:发生这种情况您会抱怨或发脾气吗?
周海媚:我会说出来,我说是谁弄丢的叫他出来跟我说,但他不敢。
田川:没人出来承认这个气该怎么消?
周海媚:只能自己消化。
图片

 对话 周海媚 


初次见面,周海媚热情地邀请我一起用餐。我们吃的是北京菜。周海媚说,北京所有的知名烤鸭,她都去吃过。她还喜欢面食、羊肉这样的北方味道。

图片
田川:您喜欢吃北京烤鸭吗?
周海媚:喜欢,特别喜欢。
田川:那吃的东西会忌讳碳水之类的吗?
周海媚:没有,我都是毫无忌惮地吃东西还胖不起来。我是瘦的体质,啥都吃,除了牛肉。
田川:您会介意用手吃羊排吗?
周海媚:不介意,吃这些就得用手,要不然吃得不痛快。可能跟我的血统有关,我是满族人,所以还是觉得用手拿着吃比较香。

 对话 周海媚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港剧的黄金时代,周海媚是香港演员中的佼佼者。与电视台签约之前,母亲曾经极力阻拦;周海媚的回应是,请妈妈给自己两年时间。

田川:做演员前您对娱乐圈有概念吗?
周海媚:没有概念,只是天天在电视里看别人演戏。
田川:会觉得我也可以演戏,或者会向往这件事吗?
周海媚:没有。
田川:那怎么后来就决定和无线签约了?
周海媚:因为有工资,我当去打暑期工。我跟我妈说你放心,如果两年后我还是站在主角后面的侍女,我就不演了,就去做其他工作。入行时我才17岁,两年后也才19,不会浪费青春的。

图片

△周海媚

田川:所以您当时有信心两年后就可以演到主角。
周海媚:没信心,我只是想尝试一下,人生应该什么事都尝试一下。我不是一个很会给自己做规划的人,我要做到什么程度,跟谁结婚等等,我没想过这些事。名利那些我看得并不是很重,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当时除了演戏,我还开了个咖啡厅,那就是给自己的一条后路。我觉得人生不应该死死选一条路,要给自己留一个准备。
田川: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意识的?
周海媚:二十二、三岁吧。
田川:那会儿您有很多热播的剧,工作也很忙,就已经开始有这种危机意识了?
周海媚:没有危机感,我就是觉得人会老,我没法永远演下去。我性格就这样,挺冷静的一个人。
田川:跟您的家庭有关吗?
周海媚:没有,跟我性格有关。以前有人跟我说,你不能笑太大,也不能不笑。我听了这话后就想,我该怎么办?不能笑太大,就没法表现开心,不能不笑,那也不能不开心,这是矛盾的,这给的是什么建议?
田川:那你怎么办?
周海媚:我不管,我照样笑我的。
田川:你好可爱,我觉得有勇气坚持做自己,是一件特别宝贵的事情。但是在演艺圈,你会听到太多声音,不仅有前辈的声音,还有业内人士,粉丝,媒体……各种批判,您都可以做到不去管吗?
周海媚:我一直这么想,这么做。
图片
△周海媚

 对话 周海媚 


2003年,周海媚搬到北京常住。周海媚走遍了北京的著名景点和大街小巷。因为喜欢画画,她还会去美术馆和琉璃厂,采购美术用品。2008年的时候,她买票去鸟巢和水立方,现场看奥运会。周海媚说,20年了,她亲身经历了北京的一点点变化。她有北京的居住证和社保卡,北京,是她的第二故乡。周海媚身边有好几位同龄的香港导演、编剧,也在北京定居。有空时,他们会一起聚餐聊天。

田川:我是一个北方孩子,之前在香港住了七八年,等我再回到北京的时候,还是会有很多不适应。您是2003年来的北京,那会儿北京的生活状态和香港很不一样吧?
周海媚:不一样,北京真的很大。03年我是过来拍戏的,一来我就去了故宫,看到了文物展览,很喜欢。刚下初雪的时候很漂亮,晚上下完一场雪,第二天满地都是白蒙蒙一片,特别漂亮。
我觉得没有什么适应不适应的,我的观念是,不要老是想我在这里生活的不习惯,我在这里怎么样,在香港怎么样……我不会这么想,时时刻刻这样想太没趣了。到哪个地方就泰然处之,接受这里的一切,我是用这种心态生活。
田川:疫情期间居家隔离对您有影响吗?会特别想出去旅行之类的吗?
周海媚:没有影响,也不会特别想出去旅行。我现在的状态是,觉得角色适合我,有兴趣我就去演,如果不想演,我就不演。今年推了不少戏,我觉得我今年不想演戏,想待在家里。我还养了周六六(狗),它是一个小网红,还能赚钱养自己。

图片

△周六六

周海媚:每个年龄都有它不同的状态,我今年56岁,你看看周围56岁的人他是什么状态。人要往前走,要享受现在。老是怀念,念着念着人就老了。我已经达到我想要的生活了。女人就得把自己活好。很多人说你不结婚就会怎么怎样的,结婚怎么了?不结婚会死?我不结婚也活得很快活,很高兴。万一你结婚了,找了一个不好的对象,对你不好,那烦恼多着呢。
田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只要快乐幸福就好。
周海媚:对。

讲好全球故事 传播人民声音 关注行业焦点

本文地址:https://www.sjxwnet.com/new/4680.html 责任编辑:张春
更多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世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世界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第三组广告 模板库 共展蓝图
关于我们 | 世界观察 | 新闻 | 世界娱乐 | 世界书画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19-2025 世界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蜀)ICP备20000730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蜀公网安备 5117020200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