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网
| 注册 退出
你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娱乐 > 综艺新闻
投稿

落索坡:茶马古道在昆明的最后身影

2021-04-13 10:57:30 来源:世界新闻网 责任编辑:张春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世界新闻网讯全面的话:手上正翻阅着云南历史学家、原云南省文史馆副馆长、知名书法家张勇等著的《云南史话》(中央文史研究院馆长袁行霈题写书名,全书198页,2020年由云南出版集团 云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窃以为此书是继《云南省志》(由云南省方志编纂委员会修纂,全书篇幅长达7000万字,共计八十卷,分装八十二册,2003年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云南简史》(作者马曜,全书篇幅达423页,共十二章、总计88节,2009年由云南出版集团出版)等之后,又一本“史实有据、言简意赅、深入浅出,兼具科学性、知识性、趣味性”的“普及云南历史文化知识、提高云南人民的历史意识、增强云南人民创造历史的自觉性”的“好书”(云南国学研究会会长、原云南大学副校长林超民教授为该书作《序》语)。

《云南史话》以平实简约的语言,向人们讲述从远古时期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在云南发生的主要历史文化故事。全书采用朝代和条目相结合的形式,以时间先后为顺序,选取180余件史实和百余幅照片,概括地介绍了云南灿烂的历史文化,特别适合到云南旅游观光、休闲度假的人们长视角、近距离地了解云南、认知云南。

尽管本文是从一个极小的看点——一个乡村,昆明市盘龙区龙泉镇的落索坡;一个让云南人魂牵梦绕的传奇故事,“山间铃响马帮来”——力图从一个极小的侧面见微知著地也说说自己家乡的历史变迁以及一些需要反思谋划的轻言拙见,但文中不少地方还真是得益于张勇先生的《云南史话》,因为本文中的不少思考及引证,的确取自于“史实有据、言简意赅、深入浅出,兼具科学性、知识性、趣味性”的《云南史话》。

7d7ea30006d757c9c9e6b0d9c4354ca6.jpg

2e81d56c3cafb6ff06ddefa11ec621c0.jpg

《云南史话》作者张勇赠书给云南大学熊思远教授

2021年3月5日,昆明市公共资源交易网发布了昆明市盘龙区龙泉街道办落索坡城中村及旧城改造项目拆迁拆除单位招标公告。公告称,落索坡城改项目计划于4月15日启动拆迁,工期两年,预计2023年4月完工。落索坡城改项目位于沣源路和盘江西路交汇处,北至云南农业大学,西至浑阿线,南至沣源路,东至盘江西路。目前已完成民调、房调、地调工作,即将启动的拆迁涉及拆迁总户数约2492户,拆迁总建筑面积约79.73万平方米,将腾出连片可开发用地面积约1258.96亩。

按照“三年启动拆迁,五年完成改造”的总体要求,此轮昆明市共有287个“城中村”需要加以改造。其中,盘龙区列入改造的“城中村”共63个,还有49个村子未完成拆迁,今年计划拆迁的“城中村”共30个,落索坡村便是其中之一。

据《官渡区地名志》(1987年·26-27页)载,“落索坡”原属昆明市官渡区北仓乡(下辖浪口、落索坡、尚家营、北仓上营、北仓中营、北仓下营6个自然村),2004年昆明市区划调整后归属昆明市盘龙区龙泉办事处。“落索坡”得名于彝语——“落”意为“多”、“索”意为“人”、“坡”意为“族”(也作“地方”)——即“人多的彝族村落”。

这就使人想到宋、元时期的昆明地区,那时这里属于南诏大理国的所谓“拓东城”。元时忽必烈率蒙古军灭大理国(宝佑元年—1253年),选派时任陕西四川行省平章政事的赛典赤・赡思丁赴云南履任新职,将原大理国地方民族政权区域改设为云南行中书省(后简称云南行省、赛典赤为云南省平章政事,相等于今天的云南省省长),把原统治全省的军事单位总管府、万户府、千户所改立为相应的路、州、县等行政区域,并将“拓东城”改名为“昆明县”,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改称“昆明市”(如今昆明市还保留了“拓东路”、“拓东体育场”等地名)。

赛典赤主政云南6年的贡献颇多,包括清理户口组织屯田、兴儒办学(修建云南历史上的第一座孔庙)培养民族官员(“虽爨焚亦遣子入学”)等,此外的一大贡献就是兴修水利,包括开凿海口石龙坝、疏浚螳螂川河道、修筑松花坝以及与之配套的银汁河—金汁河、清理盘龙江(据说在盘龙江上游修筑了用于灌溉的水坝——“梁王坝”)以及宝象河、马料河、海源河等。至此及明清以往的建营屯田,这一带就成了军粮仓库,“北仓”也因此得名,后沿袭为“北仓村”。由此可知,落索坡—北仓村以及由此繁衍而成的龙头村、龙头街应该有近900年的历史了。甚至可以这么推测,曾经的“昆明县”也就是今天的昆明市,最初的发祥地应该就是落索坡—北仓村—龙头街这起伏绵延、山清水秀的地带……

不仅如此,这里还是马帮聚集、茶盐交易的所在。

讲述云南的文化史,万变不离其宗,千百年来就是两个字:“道”和“路”。

论述云南历史的著作,最早当数汉代司马迁的《史记·西南夷列传》。《列传》中提及“夜郎”、“滇国”。又说,秦之前,“道塞不通”,“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云云。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有身毒国”、“张骞出使西域”等等历史故事,皆出自于司马迁的这篇《列传》。《列传》中还特别提及,汉替秦后“巴蜀四郡通西南夷道”,“巴蜀民或窃出商贾,取其筰马、僰僮、髦牛,以此巴蜀殷富”…… 

386aca999b8194cdc2d292efc738ecb6.jpg

司马迁《史记·西南夷列传》影印图片

历史上,秦开“五尺道”,云南各民族融入中华大家庭;汉凿“博南古道”(经大理、博南山至澜沧江通往永昌)拓展了西南丝绸之路;元置“战赤”(蒙语,意为“驿站”),昆明成为云南省省府,内地与外番的商贾云集、茶盐市旺,茶马商道从此长久不衰。

《云南史话》“元代的云南”中“设置战赤,拓展驿道”条目8如是说道——

从意大利旅行家马克·波罗的游记中,即可看出当时云南城镇及商贸的发达情况:押池城(今昆明)“大而名贵、工商甚多,人有数种,有回教徒、偶像教徒、聂思脱里派之基督徒,为杂居之地”,可见当时的昆明已有很多外来的人口。西部的哈刺章城(今大理)、永昌城,在当时是人口较多、集市贸易较发达的城镇了。通过驿道、驿站把这些大城镇及沿线城镇、乡村连接起来,大大促进了人员流动和商贸往来。在昆明、大理、保山等地区的农村已出现了定期的集市,当地人称为“街子”,“午前聚集,抵暮而罢”,三或五日一集,以毡布茶盐互相贸易。(《云南史话》第89页) 

50065eeeacfe8b9619189412e92b9d18.jpg

云南盐津五尺道遗址  

1930cd1fd87f9cb24fee13f78f420860.jpg

电影《山间铃响马帮来》剧照

云南人津津乐道的茶马古道的交易中心,从此移至昆明,最初的茶马盐市,据说就在今天的落索坡—北仓村—龙头街一带。想想看,“落索坡”——“人多的去处”,名字就是这么传承下来的。更为巧合的是,“山间铃响马帮来”的电影,剧中的很多场景就拍摄于龙头街,剧中的大量群众演员也都由当地的村民出演(参阅昆明市盘龙区文物管理所 田凡主编的《龙头街的守望者》,云南人民出版社 2019年版)……

说到这,我们就要把目光聚焦于落索坡—北仓村—龙头街这曾经的茶马古道、历史上就相当繁华的村镇。还有人说,这里是云南龙脉盘踞的风水宝地。

环抱护佑落索坡—北仓村—龙头街的长虫山(又名“蛇山”),据说是云贵高原的“龙脉”。其“龙头”在昆明市五华山,“龙眼”在青云街上的水晶宫,“龙身”就是《大观楼长联》中说的“北走蜿蜒”的长虫山了。

传说,当年主政云南的唐继尧,专门请风水大师从其会泽老家一路查询至长虫山下、盘龙江边,盖起了唐家祠堂,修筑了唐继尧母亲李太夫人的墓。 

ab0eadac07ad61370d65d9ed8a05e4c6.jpg

落索坡唐继尧母亲李太夫人墓(毁前)

a3a879145932a09516f70c8906198bc2.jpg

2011年拍摄的落索坡唐家祠堂一角,那些雕花木窗现已不见了踪影

抗战期间,昆明作为大后方、长虫山以及它环护着的落索坡—北仓村—龙头街一带,云集了当时中国最杰出最优秀的文化栋梁、青年才俊。正是落索坡—北仓村—龙头街所在的龙泉古镇,曾经是当代中国35位院士的故乡,掩庇着建筑学家梁思成林徽因夫妇、文学家闻一多、朱自清、哲学家冯友兰、数学家华罗庚等诸多大师级人物的故居,留下了陈寅恪、吴晗、董作宾、傅斯年、李济、吴晗等等灿烂星光们的足迹身影,还专门将宝台寺及其周边的场地腾出来让给了躲避日寇敌机轰炸的云大附中的学子,宝台寺正殿大门前也一度挂上了“国立云南大学附中”的校牌……

如今,落索坡也要拆迁了,会不会也将所有这些珍贵的记忆也一同带走呢?对此,笔者有以下思考——

落索坡地处昆明市北市区龙泉镇,是原北仓村(下辖6个自然村)中最后一个拟旧村改造的自然村。村中有唐家祠堂及唐继尧母亲墓。唐继尧是云南近现代史 乃至中国近现代史史上十分重要的历史人物,其一生至少三大贡献:一是举旗护国运动;二是倡办云南讲武堂;三是创建东陆大学(即今云南大学)。因此,唐家祠堂理应作为重要历史文物加以保留并申报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然而,因为历史的原因,唐家祠堂现已断垣残壁,需要加以恢复重建。

唐家祠堂如果恢复重建,一是可以将其作为云南历史文化之重要文物,吸引海外唐氏家族及云南海外华人对云南家乡的关注,带动包括旅游观光文化交流等,这对云南历史及现实都会产生重大影响;二是这里曾经是吴晗等文化大师居住过的地方,可以作为吴晗昆明故居加以重建开发(可以考虑将已经拆毁的“唐家花园”异地移至落索坡唐家祠堂旧址重建);三是落索坡旧村改造后可以作为落索坡村非物质文化遗产加以申报保留,使其作为落索坡村乃至整个北仓村(原6个自然村)的村史馆,将落索坡旧村改造后的各种各样的村民文物、村史村志、家谱家史、传统生产生活用品、杰出人物介绍等等加以陈列,让落索坡后人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无论工作四面八方,都有一个魂牵梦绕、心想存念的地方;四是可以作为云南房地产龙头企业的俊发地产这些年在昆明参与旧村改造、建设美丽新昆明过程中,在保护传统文化,在维系历史脉络,在教育文化重建中所做出的历史贡献的博物馆。可以这样说,长虫山龙脉下的落索坡旧村改造,将被历史记住,将被后人感恩。

此外,改造后的落索坡俊发地产,还可以借助历史脉络、文化底蕴、龙脉地理,引入云大附中(长虫山龙泉镇这里,抗战期间曾保护过云大附中师生)教育战略合作伙伴,这对于新开发楼盘的价值,对于提升昆明市人居的品位,无疑也是有其重要价值的。

或许,以此为脉络,我们也可以尝试像张勇先生一样,尽快搞出一本图文并茂、史实有据的《昆明史话》,作为迎接COP15(《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会议将于2021年10月21日-24日在云南昆明召开)的礼物,以飨读者!

长虫山下、盘龙江畔的落索坡,茶马古道在昆明的最后身影,我们真的不想就这么和你说“再见”……【供稿:熊思远(云南大学教授)、赵永忠(新华卫视云南中心主任)、陈秀峰 (云南省讲武堂研究会秘书长)】

讲好全球故事 传播中国声音

本文地址:https://www.sjxwnet.com/yule/2312.html 责任编辑:张春
更多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世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世界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第三组广告 模板库 共展蓝图
关于我们 | 世界观察 | 新闻 | 世界娱乐 | 世界书画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19-2020 世界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蜀)ICP备20000730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蜀公网安备 5117020200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