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网
| 注册 退出
你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娱乐 > 综艺新闻
投稿

【纽约时光角】: 艺术家、作家何涓涓访谈录

2021-02-24 11:38:10 来源:世界新闻网 责任编辑:张春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海浪声)在地理位置上,纽约是海角。像长岛尽头的蒙托克(Montauk),一边是浩瀚的大西洋海浪,一边是平静的长岛湾。

世界新闻网讯在建筑上,纽约也是海角。是悬浮在空中的观景台(Edge),是西半球最高的空中楼阁,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在人文精神上,纽约更是世界的海角天涯,充满多种族、多文化的人文精神和气质。

如果你来到了纽约,时光的流逝,永远抹不去纽约留在你心里的故事,如果你从来没有来过纽约,只要你是一个思想和行为上都特立独行的人,你就会发现“纽约”早已在你的头脑中,在你的前路等着你。

《纽约时光角》汇聚着纽约作家们的作品及人生故事,让你轻轻地读,静静地听。本栏目由“纽约华文女作家协会”协助播出。

梅菁:听众朋友,欢迎您收听梅菁为您主持的纽约时光角。在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要采访的是艺术家、作家何涓涓。一个多么美丽的名字,她是谁呢?

梅菁在制作广播节目

何涓涓:大家好,我叫何涓涓,笔名绢窗小雨,英文名June He。今天非常感谢梅菁给予这个机会,让我能在纽约时光角跟大家来分享我的故事。我来自江苏苏州,10多年前我到美国留学,毕业于美国的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就是导演李安曾经毕业的那个学校。我拿到艺术设计硕士学位之后,到纽约去打拼,追求我的梦想。我对各种艺术创作、各种creative的东西都很感兴趣。到纽约之后,我从事产品设计、做现代艺术、写作、并在非赢利组织里做讲座和工作坊,涉猎面还挺广的。我不知道该如何来定义我自己,暂且说我是一个喜欢创作的人吧。

作家、艺术家何涓涓

我刚到纽约时,与施华洛世奇(Swarovski)水晶公司合作,为很多美国演艺界的明星设计产品。我的客户有世界小姐、Jennifer Lopez(美国著名歌星),奥普拉(节目主持人)等。我设计过他们的首饰、眼镜、珠宝等。一些我设计的产品被施华洛世奇纽约设计中心所收藏。

何涓涓为世界小姐设计的手包, 2010世界小姐带着该手包出席做宣传

我的艺术作品包括油画、拼贴、装置、视频,在纽约和新泽西的艺术中心、博物馆、和画廊里展出,包括纽约洛克菲勒中心、纽约Barrett Art Center(巴瑞特现代艺术中心)、新泽西的Monmouth Museum(蒙茅斯博物馆)、以及纽约哈德逊艺术家协会的画廊等。

同时,我跟哈佛大学生命科学实验室合作研发医疗器械产品;我与美国创业电商Warby Parker合作。我想大概很多创业界的人或者说电商界的人都听说过Warby Parker吧,我在他们创业初期的时候加盟,建立并带领团队设计研发并推广他们的眼镜系列产品,并且也与很多非盈利组织合作,如纽约市的公立学校、纽约设计艺术博物馆(Cooper Hewitt Smithsonian Design Museum)和中美洲的危地马拉医院。

何涓涓与Warby Parker合作为纽约市公立学校小学生设计眼镜

梅菁:很高兴你能够来到纽约时光角,我们有机会在这里谈谈你写的《孤岛曼哈顿》这本书。我想知道你写这本书的原因是什么呢?

何涓涓:我2009年来到纽约。当时到这样一个大城市,感触非常深,纽约特别多元化,激起我很多想法。我刚开始住在法拉盛,在曼哈顿中城找到工作。于是每天就在法拉盛和曼哈顿两点一线靠7号线地铁来回通勤。我在法拉盛慢慢地开始认识一些中国的朋友;在曼哈顿工作渐渐认识很多不同种族的同事,比如当地的美国本土人、犹太人,欧洲和华裔的同事。现在国内的大都市,像上海、北京,跟纽约比,其实从物质方面来说差别不大,但是到每个具体的人来讲,他们关注的每天生活当中的东西却是不同的。在美国,特别是移民,总是在担心:我的身份和工作签证怎么搞?所以他们生活的主旋律就跟国内很不一样,包括他对于周围的人文环境的思考,也非常不同。我觉得冲击很大,这是我想写的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我在国内有很多朋友家人,他们经常问我很多关于美国的事情。我发现国内朋友对于美国的了解基本上限于社交媒体和新闻报道,但是对美国实实在在的每个人的生活状态是怎么样的并不清楚,所以我想用我的故事传达一个真实的生活状态。国内比较流行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属于我父母那一代人。对于我们这一代80后90后的生活,却并没有一个很切实的报道。虽然这是一个小说,很多故事还是从真人真事来的,是我观察到的东西。小说题材更适合表达,更凝练一些,所以我用小说来写。基本上就这两个原因。

何涓涓的长篇小说《孤岛曼哈顿》

梅菁:何涓涓的这本书《孤岛曼哈顿》,从不同的种族、年龄、文化背景中,探讨出纽约各个阶层对于事业、爱情和人生的态度,同时也掀开了纽约繁华靓丽的一个表层,揭露出每个人的内心深处的一幕幕荒诞悲喜剧。作者在书中加入了自己精心创作的十几幅摄影和绘画作品,这是难能可贵的。这个纽约的故事,从她娟秀的文字、写实的摄影和梦幻般的素描作品里呈现出来,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涓涓,你是做设计的,很多人到了纽约来,他们也会画很多的画。纽约艺术家特别的多,对吗?你为什么没有想过可以用画画、摄影或者其他方式,为什么你选择用文字呢?

何涓涓:我在生活当中有运用当代艺术的各种表达方式,包括绘画、装置、拼贴、设计、多媒体(digital art)等手法。作为一个创作人,我们选择语言文字、当代艺术、工业设计、或者音乐表演,其实都是表达的一种媒介,就看哪种方式更适合自己。对于我来说,每种方式都有自己不同的特点。文字与我是一种比较抽象化的东西。每个人看了文字之后,心中都会有一幅不同的画,不是一模一样的呈现。你会去产生联想,而每个人的想法又是不一样的。所以就说1000个读者心中有1000个哈姆雷特。

我最近出版了一本中英双语的绘本书,里面有很多我画的插图。我之前一直是用中文写作,面对华语读者。到后来我有一个新的思考:我在美国生活,身边大部分的人都讲英语,除非跟中国的朋友或者讲华语的朋友联系的时候才会讲中文。如果我只写中文的话,我身边大部分的美国朋友,都不知道我在忙什么。我也想让他们知道我的想法。

所以我就一直在想,我如何用另外一种方式跟他们产生联系?英文是我的第二语言,用其写作难度比较大。哈金老师我特别佩服,他用第二语言英文来写作,而且取得这么大成就,是非常难的,也是特别需要毅力的。我用英文写,可以写一篇说明文,写得很清楚,但是让我用那种非常微妙的修饰词语来描述敏感的、深刻的东西,我觉得目前来说是难以企及的。所以我就决定用插图或绘画,一些视觉艺术(visual art)的形式来做。所以不仅仅是中文写作这一块,我也在尝试其他方面的东西。

梅菁:我可以这样理解吗?文字也是一种表达,文字给了你更多的一些思考。我刚才听到你讲7号车,然后进曼哈顿,每天这样去和回在路上,一个人坐着,一个人观察车厢里的人,看车窗外的风景,每一天还都是不一样的。这一段段独行的时间,是不是给了你一些独自的思考呢?

何涓涓:是的。我挺怀念那一段日子的。现在因为新冠病毒,我们都在家里工作,我很久没有坐地铁了。7号线是一个很有趣的存在,因为它连接的是很多移民的聚居点。在皇后区有很多不同的区域,比如几个车站是印度人居住地,几个车站是墨西哥人居住地,几个车站是华人和韩国人住的地方。一站站的过来,你就可以看到不同种族的、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上车,然后一起去曼哈顿上班。

很长一段时间,在7号线上,我随身带速写本画画。我坐在那边看对面有谁比较有趣,就对着他画白描。当时在7号线上常有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发生,觉得很有意思。

梅菁:那个时候给了你每天至少两个小时,来独自地想一些简单或深奥的问题,使你获得了这本书的灵感。我粗略地看了你给我的几个章节,也听了你自己朗读的书。这个书的故事里面,对很多的实景描写非常清楚,比如说几大道等。显然你对这座城市的方向感和地理位置非常熟悉,又写出了生活在这里的人的一些很奇特的东西,比如说娃娃那篇。简直是太让人想不到了。

梅菁:你刚才告诉我们,你又写了一个绘本,让这边的华裔小朋友很能获益。你的绘本讲的是浅显的故事,同时也有很深的道理。你刚才讲了为什么写这个绘本,接下来还不会有第二本第三本呢?你有没有一个这样的构想,就是为这边的华裔小朋友的双语读物绘本做进一步的探索?

何涓涓:先说一下我这本绘本,它的名字叫《卡娅和图图历险记Kaia and Tutu’s Journey to the World》。卡娅是一个小女孩,图图是一只海龟,讲他们俩的故事。贯穿的主题,是告诉小朋友要保护大自然,保护动物。我当时写这本书,一个原因是我家附近有个海龟动物园,里面有一个慈善组织,专门救助从新泽西海岸上受伤或者冻坏的海龟。我很喜欢参观动物园,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我首先要去的就是动物园。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妈妈经常带我去动物园的缘故。我去海龟动物园之后,非常感动,看到那些被救助的海龟,特别美:它们非常优雅地、慢慢地在海洋里翱翔。从那时开始,我就开始构思这个故事。我发现在美国这边中英双语的书非常少,既然我两种语言都可以,就自己写了这本双语书,也避免了通常翻译者不能把原作的感觉把握好的情况。

儿童绘本《卡娅和图图历险记Kaia and Tutu’s Journey to the World》

梅菁:你还画了这么多的图,除了双语,还是一个绘本,这让学语言的小朋友,无论是学英文和中文都有了更好的理解,这是这本书的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何涓涓:现在有很多美国的小朋友,和美籍华人的孩子,他们在学校讲英文,但是他们的父母很希望他们能够从小开始学中文。我觉得这本书也是挺适合他们,图文并茂。

新泽西这边,每一个小镇基本上都有一个独立书店。我就去我们镇上的独立书店,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双语的书?他们说我们没有太多的外国的书,我们只有西班牙和英语的双语书,中文和英语的还没有,那么就试试看来卖。书店里没有一本纯粹的中文书,但是因为我的书是中英双语的,所以中文也进入了书店。我觉得还挺高兴的,能把中文传播到这样一个新泽西中国人也不是很多的一个小镇里面,用这种方式慢慢地推广中国的一些语言文字。

《卡娅和图图历险记》里何涓涓的手绘插图

梅菁:你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

何涓涓:谢谢。您刚才问到那个问题,将来会不会继续?我觉得应该会,可能会慢慢的,因为我又要画又要写。2020和2019年的时候,我在纽约图书馆和皇后图书馆都有跟小朋友一起分享故事会,叫Story Telling,同时还做了绘画的工作坊。今年2月10日,我在布鲁克林图书馆还要做这样的活动,这次是virtual的线上活动。

梅菁:疫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所以一切都回到了线上。大家互相就是露一个脸,看不见全部。我希望这是暂时的,以后还是有面对面的那样一个场合。

何涓涓:是的,完全就没有意识到有一天这么简单的事情会突然变得不能做了。所以我觉得从疫情出来之后,可能我们会对平常的那些事情会更加珍惜。

梅菁:2020年全世界都不容易,纽约也曾经是2019冠状病毒的重灾区。2020年的夏天,公共艺术“旗帜计划”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开始了。何涓涓的作品入选陈列在中心广场,她的作品以纽约的多元形象为主轴,庆祝纽约市丰富的文化、活泼的能量、充满梦想的人,以及缤纷多彩的艺术活动。由于在创作期间正值纽约疫情的高峰,很多对亚裔的歧视事件也让何涓涓表示:艺术家应该透过创作来捍卫尊严,并且传达包容的重要性。

何涓涓:2020年的时候,我参加了曼哈顿中城洛克菲勒中心的一个公共艺术活动,叫旗帜计划。该项目向全世界的艺术家征集旗帜设计,包括一些著名的当代艺术家如Jeff Koons(杰夫·昆斯)、KAWS(考斯),还有Marina Abramović(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等。在全世界1000多个投稿者里面提名一些艺术家,将他们的旗帜挂在洛克菲勒中心的广场上。去年夏天纽约新冠病毒肆虐,大家心情都很郁闷。我想这些旗帜如果可以升起来的话,应该是挺让人振奋的一个项目,我就参加了,最后也被选中了。

我记得那天开车去曼哈顿看这个公共艺术,挺奇妙的一个经历。平时开车到曼哈顿因为堵车都要一个多小时,但是这次只开了半个小时,因为街上没有人,连汽车也可以直接在曼哈顿街边所谓街趴,这在平时都是无法想象的。

洛克菲勒中心在第五大道旁边。

讲好全球故事 传播中国声音

本文地址:https://www.sjxwnet.com/yule/2159.html 责任编辑:张春
更多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世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世界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第三组广告 模板库 共展蓝图
关于我们 | 世界观察 | 新闻 | 世界娱乐 | 世界书画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19-2020 世界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蜀)ICP备20000730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蜀公网安备 51170202000261